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爱·无言
2020年07月07日 10:53:01  嘉善新闻网

  (嘉善一中 703班 沈子萱)

  黑夜已过,天上的太阳就快升起来了。

  就快到了。我伸展着筋疲力尽的胳膊,在车上坐了几个小时,这对于天性好动的我来说,委实不容易。总算是到了,下车,看到熟悉的红色大门,破旧的老房子浮在雾里般隐隐的轮廓,以及……

  “外婆!”我大喊着,朝着在大门口伫立的身影奔去。我的外婆已是古稀之年,花白的头发垂在耳边,头发有些乱蓬蓬。脸皱得像揉成一团的报纸,上面满是刀刻般深邃的皱纹。外婆穿着一件军绿色大衣,肥肥的她胳膊很细,手掌纹理粗糙。我们额头相抵,发出“沙沙”的摩擦声,外婆笑了,很爽朗的笑声。她抱住了我,咧嘴对妈妈说了几句当地的方言,我不大能听懂,也不会说,依稀听到模棱的字眼,“长高了”“比上我了”。寒暄过后,外婆去忙了,我慢慢地朝卧室走去,恍惚间又听到零散的爽朗笑声,转瞬即逝。翻开作业本,却发现已写不进一个字。

  我记得有一年,也是这样长长的旅程,到外婆家后却是别样的风景。那一年外婆并没有在门口迎接,表姐告诉我,外婆外出干活了,原因什么的,那时的我根本无暇顾及。没有外婆的老房子黯然失色,毫无活力。我站在门口,老房子亲切地朝我微笑并点头示意,不需要言语,老房子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们披着暮色,在黄昏中等待。看到那个矮小、佝偻的身影蹒跚地走过来时,我高兴地大笑,也仿佛听见,老房子沧桑的欢呼。我知道,那时的老房子,内心是怎样的欢腾。有时我和外婆上街买东西回来,远远地看到老房子灰黑的身影,在我的眼前若隐若现,我知道,老房子在等待,等待着主人归来。我想,外婆眼中的老房子,一定是充满色彩的。

  外婆一个人在家时,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要做,现在想来,就是会给自己找乐子。早饭后,外婆的背影一晃,就不知哪去了。明知外婆无非就是去东门挖几把蒜苗,我也一定会去寻找她。有时候一下子找不到,我也不急,坐在大门口等着,远远地看见有身影顶着光朝我走来,我总会眯起眼睛,细细辨认那是不是外婆。这时的老房子,总会笑着,看着这个傻傻的孩子,并且放远目光,仔细寻觅主人的身影。它像一棵树,孤单地屹立,默默地承受风雨,直到把世间所有安定、平静送予一人……

  我和外婆之间并没有多少交流,但每逢看到对方因语言不通露出疑惑的表情,另一方总是会被逗笑,我每年都会答应外婆寒暑假去看她,但从来没有一次做到过。不知道我的外婆,看不到我调皮捣蛋的身影,会不会有些思念?不知道外婆,只有老房子的陪伴,会不会孤单?

  一个星期如风吹过白纸般“哗哗”翻过,一大早,我们就要离开了。上车之前,我不敢回头,怕会流泪;车开了,我忍不住回头,泪流了下来。我看到了,老房子诉说着忧伤,外婆站得很直,她也在看着我们。外婆住在乡下,是十足的乡下人,可能一辈子不会进城,但城市和乡村,有斩不断的牵挂,和那层层守望。

  城市很繁华,城市很拥挤,城市车水马龙,这是我出生的地方,是我回归的寄托。乡下是外婆出生、生长、衰老的地方,这片土地,是她的故乡,里面有外婆的过往、信念以及生活。

  我听到我强烈的心跳,从过去一直捶响到未来——

  忽然好想再听外婆的笑声,那是我喜欢的外婆独有的爽朗笑声。

  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用它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再适合不过:我心中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指导老师:吴晨枫


来源 嘉善传媒报刊中心     作者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