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浩荡风尘外 一篙到水村
2020年08月14日 08:42:24  嘉善新闻网

0814B04_001_01_b.jpg

  水村,建于元朝,旧址在今陶庄汾湖村徐河浜口。元朝,对汉族士人来说,是最黑暗的一个时代。元代自忽必烈开国,半个世纪内未开科举,读书人仕途无望,迷惘着该安身立命该何去何从。元仁帝时虽恢复科考,但至元末只举行过9次,进士人数、前途都远远不能和元以前相比。对汉人的歧视政策更使得文人心灰意懒,隐逸之风盛行。钱重鼎就是这样一位文人,而分湖,又是一块绝好的隐居地。

  钱重鼎是通州人,由于厌倦城市的喧嚣与逼仄,来到好友陆行直家客居。陆行直为陆大猷第四子,元大德年间任翰林典籍,不多时便致仕归乡。陆行直家住苏州,但在分湖边有一座别墅。由于城区空间有限,宋以后人们纷纷把造园选址放到了乡村,其艺术水准足可与城市园林媲美。深知钱重鼎有隐逸之志,陆行直便在自家别墅旁为他构筑了“水村”。钱重鼎在《水村隐居记》中记下了这段故事:“予游淮水来吴会,客于季道陆翰林之宇下近十年,知其别墅在淞江之南,分湖之东,欲往来而未能。每思宽闲寂寞之滨,得与鲈乡蟹舍邻接,庶城市委巷逼仄之怀,有所托以纾焉。季道悉余志,为卜筑于其别墅之傍。”钱重鼎从此就在这里隐居下来,他本人也被称为“水村先生”。

  当时嘉善未置县,汾湖村也不成村落,但朱彝尊曾说:“归田最是分湖好。”

  落成后的水村风烟袅袅,鸥鹭翩翩,田园水色,相得益彰。钱重鼎有诗句“舟摇摇兮,风袅袅兮。波鳞鳞兮,鸥翩翩兮。扣舷渔歌兮,孰知其他兮”,将此光景描绘得淋漓尽致。夕阳依依,渔舟唱晚,当是水村最动人的景致。

  古代园林追求“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意境,水村既有了不俗的主人,又有了乡村的野趣,景致清幽,意蕴丰富,汾湖清流环绕、景象开阔,清旷成为这里的主调。秋月冬雪,朝霞暮云,汾湖的千变万化,也让水村变得更加生动,也许正是这份生动打动了赵孟頫。

  赵孟頫,字子昂,号松雪道人,被誉为“元人冠冕”。明人王世贞曾说:“文人画起自东坡,至松雪敞开大门。”当时48岁的赵孟頫,偶然来到水村拜访钱重鼎,这个江南小乡村的“宽闲寂寞”令他深有感触,于是欣然提笔,绘就《水村图》。画中农舍错落、水村汀渚、小桥渔舟、天高云阔,一派安静闲逸。

  《水村图》作为国宝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但其实对赵孟頫而言,《水村图》并非其得意之作。赵孟頫曾对钱重鼎说:“一时信手涂抹,乃过辱珍重如此,极令人惭愧。”赵孟頫没有想到,他的“信手涂抹”为日后的黄公望、倪瓒等元代文人画家的水墨山水画创作开了先河,因此《水村图》备受后人推崇,自元到清初300年间,始终题咏不绝。

  康熙二十五年(1686),《水村图》进入宫廷,编入《石渠宝笈》,成为皇家珍藏,圆明园四十景中便有“水村图”一景。《水村图》成了国之重宝,水村名扬天下,但从此民间却再无《水村图》,为弥补这一遗憾,许多文人生出重绘水村的念头。这其中,嘉善人魏坤请人重画的版本,因获得朱彝尊、王士祯等文坛领袖的褒扬而格外受追捧。魏坤是魏大中侄孙,世居魏塘,水村对他意义非凡。他曾效仿钱重鼎隐居分湖边,自号水村,并请人作《水村第二图》,名人题咏累累,仍然意犹未足,又作《水村第三图》,自称“我本水村耕钓叟”,可惜到底没有像钱重鼎一般放下功名,奔波半生,60岁时客死他乡。

  20世纪初,南社诗人周芷畦曾在水村旧址建汾南草堂,并计划扩建为“分湖水村”,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建成。

  千百年过去,吴宫花草埋幽径,水村风波化烟云。水村已不复存在,但它已成为了一个符号,一如陶渊明的“南山”,王维的“辋川”,黄公望的“山居”,寄托着文人墨客的隐逸之思、君子之志。

  元钱重鼎,字德钧,隐居在分湖之滨,曰“水村”。赵松雪尝为绘图。当时名流题咏甚多。《檇李诗系》所采得一十有七首。

  倩谁更写画图看,

  渺渺烟波指点难。

  犹得留传好诗句,

  有人吟对荻花滩。


来源 嘉善传媒报刊部     作者 全媒体记者 张霞蓉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