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那年“双抢”
2020年09月04日 10:19:05  嘉善新闻网


  大集体时代(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初,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前)留给我记忆最深的是“双抢”,即早稻抢收和晚稻抢种。

  那时,每年7月中旬,大队开“双抢誓师大会”,“战”前动员,鼓舞士气,奋战20天,力争不种“立秋”田。第二天上午割稻,下午开小队会。妇女们难得能坐着拿工分,手里缝补着一大篮子的“做生活”衣裳,嘴里小声叨叨着家长里短。孩子们在边上嬉闹着,大声唱着语录歌。然后有人读文件或读报。队长讲话,干部们轮流发言、讨论,最后每人发一瓶清凉油(或风油精)、一瓶防蚊油、一包明矾。

  7月下旬到8月下旬的“三伏天”,烈日、高温、雷阵雨、台风轮番光顾,“双抢”就与之重合。大伙儿跟着有线广播高音喇叭,早3点晚9点,一天劳动十几个小时抢收抢种。

  凌晨3点,广播一响,人就跳起来,不刷牙不洗脸,漱一下口,冷水脸上一泼,手巾擦一把,一碗冷粥几根咸菜,狼吞虎咽,拿起门口准备好的农具,几分钟内已经冲到田里。中午歇凉,大概有两三小时,妇女们有做不完的家务活,有时也会眯上一会儿。

  下午两点左右出工,实在热就再晚一点。割稻是力气活,捆稻子最热,特别是天气预报说要下雷阵雨的时候,就不歇凉了,都忙着抢收。烈日,无风,湿度大,闷!这时汗如雨下,衣服湿透了,汗滴禾下土了,在肚脐位置涂点清凉油防中暑,再热也没有人逃走的。一下雷阵雨,人们两脚泥、一身水,冲到小队水泥场上收盖稻谷。

  晚上,如果轮到轧稻,水泥场上电灯通亮,田野里已经凉快了,但稻堆还发着阵阵热气,什么时候轧好是个未知数,只见稻堆慢慢变成柴堆、谷堆。如果前半夜轧好,还可以睡上一会儿;如果后半夜轧好,那凌晨3点钟又要去拔秧了。晚上没轮到轧稻的就去拔秧。夜里天黑,望不到边,拼命快拔,见到田埂岸了,心情振奋,终于拔完了。

  夜里蚊子多,傍晚与早晨是密密麻麻的“马海子”,如果没有风就更猖狂,带着恐怖的“嗡嗡”声,咬得又痛又痒,涂一些防蚊油就好一点。还有叮人的蚂蟥,虽不痛但也吓人:它吸血。突然感到哪里有点痒痛,一寻,蚂蟥已经叮在脚上或手臂,小半个身子在体内,不能拔,听说拔断了,里面那一段会钻进体内,还会游到其他地方去,于是就“啪啪”拍掉它,还要从水中捞起来,扔到远一点的地方去,不然会重新叮上来。

  人们长期泡在高温水中会烂手烂脚。“双抢”最后几天稻全收好了,就一直在水里种秧。每天有十几小时泡在水中,有些人手脚烂得蜕了几层皮,上面涂满了紫药水,紫色长期不褪,大概要等新皮长成才褪去。我皮肉还好,涂点明矾水,皮肤会增厚,只是在那最后几天也会有点烂。

  可是有一年,还剩最后一爿田,台风来了,连下几天雨,割倒在田里的稻子浸在水里发了芽。全队男女冒着大雨花了好几倍的力气和时间,才把这几亩田的稻谷收好。这一年,泡在水里的时间更久,我也中招了,两脚杆带脓的水泡,一碰,浓水就往下滴。不过这种烂来得快好得也快,只要晾干一夜,十几个小时就好了,也不过是皮肉之苦,痛也麻木了。

  当时的孩子也乖,很小的孩子会自己吃饭,不用喂,吃饱了就不会闹。一二年级以下上“双抢”暑托班,小一点的孩子,只要会走,就会跟着大一点的孩子走,邻家大一点的孩子也会负责把小一点的孩子送过去再接回来,不用大人管。三年级以上的孩子就能帮忙烧饭、送饭、洗衣、做家务,拔秧插秧也会帮大人接上一段。14岁以上就要正式出工了,那时普遍营养不良,半大的孩子比母亲还低半个头。“双抢”时正值暑假,当然其他的时候也会放农忙假。

  当时天蓝水清,早上出工时满天星斗,地上萤火虫闪闪。大家边干活边唱语录歌,或是唱几句样板戏,又或是猜谜语,嘻嘻哈哈一会就天亮了。后来实行计件包工,干多少活拿多少工分,时间过得更快了。

  晚上开夜工回来,在清清的河水里一泡,就可以睡觉了,而且很有盼头:白天做好什么活,可以回去吃饭了;晚上做好什么活,就可以回家睡觉了。最后几天手脚虽然有点烂了,但大伙更盼着把经田绳收回家(代表“双抢”结束)后,可以领着孩子上街,带上一小袋米(代替粮票),去换小馄饨吃,换油墩吃。

  “双抢”中还有一件快乐事:集体吃西瓜。那天,小队里的水泥场上不晒谷,一个个大西瓜排成一排,每户分一个。人多的户切块分着吃,人少的户分给别人吃,大家畅吃,吃不完不能带回家。当时人们对食物没有浪费的习惯,西瓜籽一定留下来放在桶里作种子,瓜皮放在箩筐里给队里牧场养的猪吃,每一块西瓜都吃得很干净。吃好了就比赛摇肚子,摇得“咕咚咕咚”响。那时的西瓜实在好吃,真是又红又甜又起沙,后来就再也没有吃出当时的味道。

  往事悠悠。40年过去了,斗转星移,世事沧桑,如今有插秧机、收割机,种田不用处于蒸笼下一样弯腰面朝泥土背朝天,不用整天泡在高温水里,变得省时又省力。“双抢”已成为历史,但沉淀下来的却是对泥土的谦卑、田野的依恋、自然的敬畏,也成为引发乡愁的最深刻的记忆。(杨惠玲 口述 王茵 整理)


来源 嘉善传媒报刊部     作者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