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我的文水中学时光
2020年09月15日 10:25:26  嘉善新闻网

  

  西塘,一座座落于嘉善北面的美丽古镇,随着旅游业开发,打破了往日的宁静,而文水中学因西塘校区合并也渐渐地从古镇的喧哗中消失了。

  文水中学,现在提起这个名字,估计很多西塘“90后”都不知道了,而我在文水中学的那些日子,却是人生历程中一段最快乐的时光。离开西塘已近40年,对文水中学的记忆却时时浮现。好几次回西塘,想探访下学校旧址,都匆匆忙忙未能如愿,深以为憾。2013年,我因工作关系在西塘停留了几天,终于有机会到文水中学旧址游览,学校已是残墙破瓦,多少有些遗憾。

  西塘文水中学位于西塘镇东南角四方汇“黄沙仓库”的南边。所谓“黄沙仓库”,我记忆中是一个水泥预制板(俗称五孔板)工厂,因制造所需,厂内堆放了大量黄沙,附近居民都以“黄沙仓库”称之,而文水中学就在它的南边。文水中学校区较小,我记得校门朝西,进了校门是一幢两层小楼,楼上是办公室和会议室,楼下是门卫室,门卫室边上是校办工厂标牌厂的办公室。上世纪70年代,镇里派驻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开展学工、学农、学军活动,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学校经常组织下乡、下工厂和军训活动。记得有一次,学校不知哪里领来一支步枪放在校办公室。我那时人小好奇心大,趁办公室没人时偷偷溜进去玩枪,结果发现枪很重很重,根本拉不动枪栓,只好把枪乖乖地放回原处。那段时间,只要学校里没有学生,男教师们就在校园里竖起靶子,趴在体操垫上练习打靶,弄得我心里痒痒的,天天在宿舍楼上看他们打靶。

  小楼东面并排的是两层的教学楼和教师宿舍楼,教学楼一楼第一间是教师办公室,老师们在那里办公。楼梯在教学楼中间,当时为了方便老师们的进出,特意从“黄沙仓库”运来五孔板,在教师宿舍楼和教学楼之间搭了个天桥。教师宿舍楼东面靠围墙处另有供上下楼的木质楼梯,楼下是学校的杂物间,是每年暑假学校请木匠来修理损坏的课桌凳子的地方。三幢楼的对面平房是教室和礼堂,教室在东,礼堂在西。这两排楼房的中间是操场和空地,所以整个学校的结构呈一个相对方型的校园。学校的操场不大,一个篮球场,一个排球场,占了整个校园的三分之二。就这么小的操场,当时也是充分利用的,体育课、运动会、大会小会都在这个小操场上进行,只有下雨才会到礼堂。礼堂也不大,放了几张乒乓球桌,课余时学生和教师都在那里打球,我也是其中的一个爱好分子。靠近教师宿舍楼的操场边有个沙坑,是上体育课时学生们用来练习跳远用的,沙坑旁立着个练爬杆用的竹杆。排球场西边是一条用立砖铺成的南北向的小路,小路的西面是一块空地,有时会种些蔬菜。墙边丢弃着一些没用的砖块,那是我们这些小伙伴捉蟋蟀的好地方。小路近礼堂的地方有一口井,学校的生活用水都取之于此,井水清澈甘甜,夏天大人们时不时用来冻西瓜。水井旁,礼堂边有几棵榆树,每当榆树结子时,我们就找来小小圆圆的榆树子,塞进12公分左右长的空心竹竿洞里,再用一根削细了的实心竹扦用力一顶,榆树子“扑”的一声,从竹竿里飞射出去,有那么一点玩具枪的意思,我们叫它“扑榆枪”,估计现在的孩子听都没听说过。

  沿着学校的围墙,种了不少的元宝树,一到季节就会结出一串串类似元宝一样的果实,而树的真正学名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叫元宝树。这种树最大的缺点是夏天时毛毛虫特别多,一不小心就给刺了,所以当地又把这种小虫称作“刺毛虫”。那个时代小孩子们都是“散养”的,放任自由,家长也没时间管。夏天放假,孩子们的另一个游戏就开始了——“捉知了”。知了就是蝉,壳可以入药,那时很多农村的孩子到了夏天就到处找蝉壳,多了就可以卖给药店换零花钱,我和文水中学校外的同学就开始了每年的“捉知了”活动。所谓“捉”,其实是“挖”和“套”。挖,是在蝉还没有从泥地里钻出上树脱壳时,把它挖出来。首先得找到洞,有的地面上有小洞,有的则没有。我们用树枝在地上捅,有洞就会给树枝捅出洞口,然后用树枝把洞挖大,掏出还未脱壳的蝉。我们叫它“泥知了”,“泥知了”不会叫,上树脱了壳的蝉会叫。上树的蝉我们用套去抓,办法是把塑料袋套在铁丝做的圆圈上用线缝上,做成一个张开的袋,然后把它绑在长长的竹杆上,套“知了”……

  礼堂的后面是学校的食堂,那时的食堂采取的是饭票和菜票供应制。大家自带铝制饭盒,洗好米,放好水,付饭票作为蒸饭的蒸饭费。为方便在开饭时能在众多的饭盒中及时找到自己的饭盒,父亲还在我的饭盒盖上用铁钉敲上了我的名字。食堂做饭的老师傅是我们周边小孩心目中的人物,大家都叫他“老王”。这是一个让西塘老人们津津乐道的人,小时候每次看到他,第一个感觉和一般人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老王”光头,身材粗壮,让人心惊肉跳的是还有纹身,双手戴着皮护腕,腰上系的是电影上演打手才用的加宽皮腰带,活脱脱一个“凶人”模样,或者是行走江湖的角色,给人感觉是有故事的人。“老王”很喜欢小孩找他玩,而我们也慢慢地开始接受他。“老王”会拳脚功夫,空闲时会打拳给我们看,搞得我们这些小孩子崇拜得不得了,现在看来那时就是喜欢凑热闹。

  也不知什么时候,学校的老师们在学校南门(学校的南门是两扇木门的小门)和食堂的空地上挖了个坑,种白木耳,搞起了副业。我这人属“吃瓜”群众,就爱看热闹。暑假木匠来学校修理课桌椅,我可以在边上看上半天;教美术的杨老师在会议室画画,我又可以看半天。总之只要有新鲜事,我就喜欢“吃瓜”。那时一见老师们挖坑,我的好奇心就上来了,一有空就跑去看,终于知道了白木耳是怎么种出来的。也不知老师们是从哪里学来的,他们挖好了坑,用稻草在上面搭了个草棚,前面后面用塑料布做了两扇门,门后搁了个温度计观察温度。他们又搞来了一段段木头,在木头上钻了很多小孔,小孔里塞上菌种,然后就是等待。后来知道,因为坑比较深,所以比较潮湿,相对温度也低,适合白木耳生长。坑里的环境真是千变万化,不久一朵朵白色的白木耳在木头里长了出来,慢慢变大。白木耳室内栽培一般选择春秋两季,春季宜早些,以二三月份为佳。所以,我因为好奇,又加上天气湿冷,时不时溜进去待上一段时间,相当于现在呆在空调间了。当然,因父母工作关系我在文水中学住了近9年,经历过的趣事远远不止上面这些。

  文水中学校园并不大,但地理独特,风景也特别好。站在教师宿舍楼远眺,左边是伴随着季节变化的绿色、金黄色的农田,煞是好看;右边是穿过小镇的河流,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时而有白鹭在飞翔;河对面等待靠岸的轮船鸣笛声划破长空,码头顿时热闹起来,很快地传递到学校,整个校园也活跃了起来……现在,这些都在时代的大变迁中慢慢地消逝了,广袤的田野建起了高楼大厦,一座大桥横跨东西,轮船退出了舞台,码头荒废多年,美丽的文水中学也只留在我们那一代人的记忆中了。(作者:范利民)


来源     作者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