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芦荻秋已远 桃李谢春风
2020年10月27日 08:58:23  嘉善新闻网

1027B04_001_01_b1.jpg

1027B04_001_02_b2.jpg

1027B04_001_03_b3.jpg

  祥符荡之涯,名荻秋者,明吴志远与高攀龙、归子慕讲学处。时高有水居,归有陶庵,与志远互相过从,后数椽零落,改为僧居。

  万顷祥符漾碧虚,

  轻船载月访幽居。

  数椽茅屋芦花岸,

  只有孤僧伴老渔。

  祥符荡位于西塘镇东2.5公里处,是嘉善境内面积最大的湖荡之一,湖水清澈,烟波浩渺,曾引来不少文人墨客。在祥符荡岸边,明代时有一处名为荻秋的宅院,是当时嘉善人吴志远的别业,从这里,曾走出了不少乡贤名士。

  吴志远,字子往,嘉善人,万历十六年(1588年)举人,先后担任过翰林院孔目、礼部司务、南兵部郎等职。明末,魏忠贤等太监结党营私,陷害无辜,酿造“珰祸”。吴志远不愿攀附,也厌倦了官场,辞官归故里,在祥符荡畔构筑别业,起名荻秋,后改名为庵。“荻秋”二字既取自祥符荡秋日里芦荻飘飞的景色,也暗含了自己不愿归附,投身乡野的志向。

  荻秋庵中有雪鸥阁、点瑟轩、巢居、班荆馆等小景,是一处小而美、小而精的宅院。

  吴志远在京城做官时,便与东林领袖高攀龙、清远先生归子慕志同道合。由于明末阉党祸乱、政治败坏,三人先后回到故乡,高攀龙是江苏无锡人,归子慕是江苏苏州人,地缘相近,往来便利,三人便共同在荻秋讲学授业,当时许多与他们志趣相近的在野士大夫闻风响应。

  吴志远潜心研究“程朱理学”,他的文章朴素清雅,诗歌简洁自然,晚明时期,儒术独盛,魏塘理学从吴志远开始重新复起。

  除了潜心治学,吴志远也从不吝啬教导后辈。钱士升长子钱格,魏大中长子魏学洢,在魏塘有“双璧”美誉的陈山毓、陈龙正兄弟,都曾跟从吴志远学习。后来,陈龙正成为明末著名理学家,也是嘉善最早的慈善组织同善会的创始人;魏学洢是明末散文家,有许多脍炙人口的文章,他的《核舟记》千古流传,选入语文课本;钱格、陈山毓都是本地名士、藏书大家。钱格后来还成了吴志远的女婿。

  吴志远的荻秋是高攀龙和归子慕常来常往的隐居之所,二人也留下了不少题咏,如归子慕的《丙申六月过吴子往荻秋庵》《春日过荻秋》,高攀龙的《荻秋杂咏》四首,以笔墨记录下三人在这里度过的日常点滴与挚友相交的深情高义。“日夕水烟起,细雨渔舟出”是祥符荡的水乡韵致,“夜半闻清钟,明月当楼堕”是荻秋的静谧夜色,“无客长闭门,客来共心赏”是幽居生活的平静与有朋自远方来的愉悦,“同心吾辈在,天壤乐如何”是志同道合的伙伴聚在一起,处处都是乐土。

  荻秋在明末波谲云诡的政治风云中,不啻于一片乱世净土,让那些志趣相投、品位相近的仁人志士,在这里钻研理学典籍,谈论政治理想。风雨读书声,家国天下事,尽在祥符荡边这一小小芦庵之中。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正是荻秋当时写照,许多名士学子在这里一心向学,淡泊明志。他们中也有不少人学有所成,纷纷考取功名。清代西塘人徐涵就有“却忆科名传盛事,巍巍甲第祀三坊”的诗句,怀念当时的荻秋胜景,也感慨文化的失落。光阴荏苒,清代时,荻秋已是一片荒芜,只保留了名字,清代嘉善人丁桂芳有“荻花秋水两苍茫,为问延陵旧讲堂。惆怅西风残照里,生洢何处说枯肠”的诗句抒发怅惘之情。

  历史,总是有兴有衰,起起伏伏地走来。如今荻秋虽没,但祥符荡依然是水清岸绿,这片曾经的“象牙塔”,将孕育出世界级科创绿谷、江南水乡客厅……


来源 嘉善传媒中心     作者 全媒体记者 张霞蓉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