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吃一顿记忆里的早饭
2020年10月27日 09:01:46  嘉善新闻网

1027B04_003_01_b5.jpg

1027B04_003_01_b6.jpg

1027B04_003_03_s7.jpg

  许多嘉善人小的时候,是吃着“幽澜(凉来西)”和“山凤轩”的小吃长大的,油条、烧卖、油墩、小馄饨、粉丝汤、年糕头、绿豆汤……如今这两个牌子虽然还在,但味道已不大一样了。我是一名地道的嘉善人,“幽澜(凉来西)”和“山凤轩”当时就位于我家“老公社”之侧不过百米之遥。我每天步行路过,看见或骑自行车疾疾赶来,或悠然踱着方步从隔壁革命桥、花园路一带汇入,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顾客拥在店内,仿佛是一幅江南美食版的《清明上河图》。

  上世纪80年代初,刚跨出校门的我,曾在县城的中山路新华书店三尺柜台上穿梭忙碌过一段时间,老字号“山凤轩”恰恰就在新华书店正对面。每天上班之前,我都要先到店里选个临窗位子坐下,美美地叫上一碗阳春面或小馄饨、粉丝汤,有时再掏钱买一只热气腾腾、鲜香诱人的油墩子,一解嘴馋。

  有时,遇上大冷天,我还会围起厚围巾,迎风缩着脖子,快步穿过家门口那条当时小县城里最闹猛、最敞亮的中山路,挤进路中央那条南北走向的花园路老街,上革命桥堍旁的幽澜饮服公司门市部(上世纪80年代中叶因改革开放取了个洋名谐音“凉来西”)。那里,一大早总会见到一拨拨摩肩接踵的人群涌入。我见状,也会赶忙掏出几个硬币,钻入队伍,买上一两个热气蒸腾的年糕头(一种江南小吃,用制作年糕时剩下的散碎年糕制成),中间再裹上一根刚从滚烫的油锅中捞出来的金灿灿的热脆油条。手捧年糕头,立时如坠幸福之怀。此时,如还有多余辰光,能再佐以一碗现磨现烧的咸豆浆或甜豆浆,甚至淡豆浆也可,美滋滋、悠悠然地喝下肚,那感觉完全不输如今的“洋快餐”,这可是当年嘉善人一顿非常标准的“营养早餐”。我当时享尽“近水楼台”之福,常去打打“牙祭”,大快朵颐一番。

  还有一种江南美食叫粢饭团,是用刚蒸熟出笼的糯米饭用双手压实压平后,中间夹上油条或撒上白糖芝麻,也可以是榨菜、咸菜之类,糯香扑鼻,香甜可口,只是现在不多见了,实在遗憾。

  “幽澜(凉来西)”“山凤轩”是老一辈嘉善人情怀里的美食老字号,它们的无声消逝,是嘉善人内心深处的一种遗憾,一道伤痕,如何能减少遗憾,抚平伤痕,成了当下许多人面前的一道难题。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已经历了不少类似的“破旧立新”之举,时代在发展,旧的与新的,发展与保存,看似矛盾,实则相互交叉,盘根错结。在我们脚下的家乡大地上,近年来有不少有识之士以及政府相关部门群策群力,都在想方设法保护祖辈的“文化基因”“历史遗迹”,为子孙后代留下一脉可贵“窑火”,不至让江南文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至落幕。


来源 嘉善传媒报刊部     作者 通讯员 梁铮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