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临溪虽隐迹 未敢忘忧国
2020年12月25日 08:55:58  嘉善新闻网

  

1225B04_001_01_b.jpg

1225B04_001_02_b.jpg

遯溪遗址 金身强摄于2016年 

  前明钱相国塞庵筑别业于北郊之北暑圩,曰“遯溪”。中有鳞月堂,取李文山“玉鳞斜月”之句。又有招隐轩、木石居、桃花埂、君子亭。国初四方遗老至,往往信宿于此。释智潜有诗云:“鳞月堂前花事冷,尚留残雪在高枝。”今其元孙佳,犹世守勿替云。

  胜国风流宛在兹,

  残山胜水忆栖迟。

  剧怜促膝鬓眉古,

  鳞月堂前话旧时。

  晚明江南士人普遍对园林有一种偏爱,只要家资允许,总会在住宅以外构筑园林,嘉善地方虽小,也不例外。在魏塘街道南北暑村花园浜,就有明代钱士升的别业遯溪的旧址。

  钱士升(1574~1652),字抑之,号御冷,晚号塞庵,明代嘉善魏塘人。钱士升是万历四十四年(1616)状元,出身于海内“第一名族”的他,立即被授职翰林院修撰,到崇祯元年任少詹事并掌南京翰林院,后称病归田。崇祯六年(1633)诏拜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明代自胡惟庸后废除了丞相一职,其职责由内阁大学士承担,因此钱士升也被人称为钱相国。

  崇祯九年(1636),钱士升退出北京的官场,在嘉善选择了一处新居所,在永七区的北暑圩,南距城三里,便是遯溪,这里成为他晚年的休憩之所。

  遯溪之名,意味深长。遯,《康熙字典》的解释为:“逃也。”从官场中遁逃的钱士升,怀着超然的态度,回到嘉善老家的田园风光里。遯,可理解为一种态度,也是一种自谦。钱士升在这里写下了一首《满庭芳》:“……方悟得,金羁脱去,细草落平坡。桃源何处是,忙呼渔艇,来往如梭……”这大概就是他的心声。

  遯溪的园林中,构有鳞月堂、招隐轩、木石居、桃花埂、君子亭等建筑,堪称当地胜景所在。不少当时的“四方贤士”,如黄道周、倪元璐、颜茂猷、熊开元等,都曾聚于此讲学论文,也常在此留宿,相信那时的遯溪一定非常热闹,在士人生活圈中声名显赫。

  摒绝仕途的钱士升面对困境淡泊处之,面对乐事亦不张扬放纵,但遇到国家百姓危难之时,他却有“一肚皮不合时宜”。

  崇祯七年至十四年(1634~1641)的嘉善知县李陈玉是钱士升门下弟子,在筹划地方灾害后的赈灾与复兴工作时,就曾请教钱士升自己的政策是否可行,钱士升不端架子,细心给予建议。

  陈龙正在京城任中书舍人时,钱士升常常与他通信,探讨国事,反映民生困苦。陈龙正创办同善会后,钱士升出钱出力,为民众讲学,倡导富人要节俭,并以余力接济穷人。钱士升不仅在当地支援赈济活动,也劝邻县士绅一起开展煮粥施粥活动。

  魏大中遭受珰祸,蒙冤入狱,钱士升竭力营救,还变卖家产助魏家“交赃完纳”,接济幸存的魏氏孤儿,他也因此受到东林党人的推崇。

  伴随着明末清初的社会激荡,钱氏一族渐渐消失于政治生活中。

  乾隆年间,钱士升的元孙钱佳(字平衡,号临谷)仍常居园中,“世守勿替”,在遯溪中过着日常生活。钱佳也善于作诗,遗留的诗集就称《遯溪诗钞》。钱佳在整理刊印高祖钱士升的文集时,遯溪依然是地方上值得记述的名胜旧迹。根据曹庭栋的记述,清初仍有不少明代遗老来此瞻仰。乾隆二十三年(1759),遯溪由钱佳次子钱浩充重修。时人李永祺有诗描画当时的景况:“老屋隐松间,疏篱补断阛。”可见在清中期,遯溪在江南士人心中依旧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可惜到清末时已荒废了。


来源 嘉善传媒报刊部     作者 全媒体记者 张霞蓉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3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