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乌桕与灰椋鸟
2021年01月25日 09:57:00  嘉善新闻网

0125B04_001_01_b.jpg

  如果你不知道乌桕树长啥样,那我告诉你,就现在这个季节,见着枝丫上挂着成串儿的白色果子,远远看着像花朵儿,近看枝杈筋骨嶙峋的那种树,基本上就是乌桕树了。

  几年前去塔川秋摄,塔川秋景中唱主角的就是乌桕树,我也是从那时起认识乌桕树的。

  乌桕是落叶乔木,落叶前的半个多月,是它一年中最炫目的时候。陆游有诗句“乌桕赤于枫”,是说乌桕的秋叶比枫树还红。古人还有“微霜未落已先红”“乌桕经霜满树红”的吟诵。我没有古人吟诗的才能,只能告诉你深秋的乌桕树有这个季节最浓重迷人的色彩,叶片带有一种蜡质的通透感,偶尔捡得一片,也会生出夹进书中的惜物之情。

  在我们嘉善,人工种植的乌桕树不多,野生的倒是常有所见。位于市民广场马路南面的县文化中心(青少年宫)东南角上,就有几棵野生的乌桕树。因家离得近,我散步又极喜往那僻静处走,故四季都会与之相望。每每沿着宽宽的木栈道,挨着乌桕树踱步去小河边时,我都会朝那几棵乌桕树多望几眼。乌桕的树形特别美,树干筋骨暴突,枝杈细密;尤其是冬季,当红叶落尽,树干便显虬劲之美,让人联想到古画中的老树;春发之后,叶满树冠,我又忍不住会去睨望它四季的变化,春来的嫩红、夏季的青绿、深秋的猩红,就连冬季的素果,也充满沉静之美。乌桕不同于银杏,在金灿的炫目过后,是长久的沉寂,乌桕一袭绚烂的红装过后,会换上素净的碎白色花衣。这时你看它,犹如新娘换下了嫁衣,没了深红浅绿的娇美,却添了为人娘子的素净文雅,惹人爱怜。说到乌桕的果实,我还是意犹未尽,古人有诗曰“偶看桕树梢头白,疑是江梅小着花”,我就曾经有过因为弄不清这白色的究竟是花还是果,特意走到树下,拉着树枝细看的经历。

  我赏乌桕,既有近看也会远眺,绕过文化中心东南角的那片竹林,跨过连接两馆的那座“三曲桥”,就能隔河赏树了,树前流水潺潺,树旁竹叶青茂,树下再来一老翁垂钓,便是一幅绝佳的美景图。

  乌桕的果实由不等数的小圆球组成串,挂在枝梢,果实外表包有一层蜡质的种皮,特别耐看,这蜡质称为“桕蜡”,可以提制皮油,制作高级的香皂、蜡纸、蜡烛、胶片等,乌桕的种仁还能榨油,称为“桕油”或“青油”,可供油漆、油墨所用,所以,乌桕不光是观赏植物,更是重要的经济作物。但乌桕在我县境内种植很少,偶有种植,也作为观赏树木。近日,我去中央公园溜达,见到一棵新种植的乌桕树,当时还特意朝周边张望,看有没有多种几棵,结果有点小失望,内心嘀咕,咋就一棵?目前县内见到的乌桕树大部分为野生,如我在县文化中心见到的乌桕树就明显是野生的,它夹杂于竹丛间,植株大小悬殊,枝杈肆意伸展,野趣盎然。

  前几日强冷空气来袭,不敢在傍晚或清早散步了,改为上午九十点钟在暖阳下漫步。那日来到县文化中心的乌桕树旁,忽听得树上叽叽喳喳闹猛得很,抬头细看,至少有七八只灰椋鸟在枝间雀跃觅食,一时兴起,干脆驻足赏鸟,那鸟儿嘴橘红,脚橙黄,颊耳间覆有小块白色羽毛,煞是可爱。心想,常年在树旁走过,也没见过这鸟儿停息在乌桕树上,瞧了几分钟后,我就悟出道道来了,原来它们是在啄食乌桕籽,那橘红色的小嘴挺厉害的,硬是把白色的乌桕籽吞进肚里。我站在树下,丁点儿不敢出声,生怕咳嗽一下就会扰了它们的快乐。傻傻地看了二十几分钟,当时就做出一个“重大决定”,明天,我要来“打鸟”(摄影人管拍鸟叫“打鸟”),要把这乌桕与灰椋鸟的美景拍下来。

  第二天,老时间老地点,我背着相机来到乌桕树下,果然又见七八只灰椋鸟在暖阳下欢快地进食。我悄悄挨近,举起相机,认真对焦,没想到“呼啦”一下,全飞走了,把我给气得,这东西,警觉性也太高了!肯定是它们爷爷的爷爷对它们说过,黑色圆形的是枪管,只要人类拿着它,就是要它们的命。真想喊住它们声明一下,我拿的是相机,不是枪管。唉,飞不起的我,只得耐心地等,好不容易等来两只胆大的,趁它们啄食,我又悄悄端起相机,当然,我是自觉地,离它们远远地摁快门。

  没奈何的是,这次“打鸟”很失败,我嘲笑自己没诗情没画意也就算了,就连摄影也是个半生不熟的料。那日拍到的照片大部分是废片,虽然抓拍到了鸟儿橘红色的小嘴衔着白色乌桕籽的镜头,但鸟身被横七竖八的树枝挡着,实在是有碍观瞻,好不容易有几张能看到大半个鸟身子,但嘴里又没衔着果实,真是有点丧气!不过,丧气也得为自己的失败找点理由不是?我安慰自己说,装备不良也是原因,改日等我鸟枪换炮,买了长焦再来拍你,一定要把你逮个正着。

  为了弄清乌桕树与灰椋鸟的关系,我特意百度了一下,原来,这灰椋鸟是食虫为主的鸟儿,春、夏、秋三季虫子多,灰椋鸟吃虫子为主;深冬,尤其是严重冰冻的日子,虫子几乎绝迹,灰椋鸟便改食颗粒不大的果实为生,乌桕树的果实便是它的选择之一。怪不得我常年从乌桕树旁过,还是第一次看见灰椋鸟吃乌桕果实,原来,乌桕树是灰椋鸟的冬季粮仓。忽又想到,灰椋鸟吃下的是果子,拉出来的可是种子?但愿灰椋鸟能把乌桕种子播到嘉善的旮旮旯旯,让嘉善更美丽,让鸟儿的粮仓囤满果实。


来源 嘉善传媒报刊部     作者 通讯员 刘晓航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3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