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过年的脚步
2021年02月08日 09:16:26  嘉善新闻网

  

  嘉善人过年,有大年、小年之分。关于小年到底是哪一天,一向众说纷纭,有说是腊月廿三,有说是腊月廿四,还有说北方是腊月廿三,南方是腊月廿四,更有说是“官三民四船五”,个个头头是道。其实这些说法都不确切,难道同一地区的官与民还分开过小年不成?其实据记载,从晋朝起就有腊月廿四过小年的习俗。清朝雍正年间,腊月廿三是朝廷(满人)祭祖之日,皇帝出于尊重汉人的祭灶习俗,便趁祭祖将祭灶也一并举行,自此祭灶之日就变成了腊月廿三,这样的说法听起来还比较靠谱。

  有人说南方远离政治中心,理当以腊月廿四为小年,殊不知就江南而言,各地习俗也不尽相同,比如鲁迅故乡绍兴的小年是腊月廿三,嘉兴地区有的是腊月廿三,有的是腊月廿四。这是由于有的地方沿袭了老习惯,有的地方则随朝廷更改了。

  关于“小年是年廿三还是年廿四”,嘉善还有一段传说。嘉善地处吴根越角,位于太湖之滨、苏杭之间,被誉为人间天堂。传说,小年夜玉皇大帝设宴款待,满天神仙都不想错过难得的盛宴,于是匆匆忙忙往南天门赶。神仙也分三六九等,灶君乃不入流的小吏,既无“丰田”座驾,也少火箭运载,长年累月蹲灶头,连腾云驾雾也生疏了。为了赶上宴会,各地灶君赶了一天一夜的路,都很疲惫,唯独来自嘉善的灶君笃悠悠地迈着四方步,其他灶君说:“累死我们了,你们倒是轻松,像是没走几步路似的。”嘉善灶君颇为得意地说:“我等在‘人间天堂’当差,与天宫仅一步之遥,怎会路途劳顿呢?”所以,离得远的灶君年廿三就要上天,而嘉善的灶君则要等到年廿四才出发。

  嘉善也有小年祭灶的习俗,称“献灶”。祭的是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即灶君菩萨。祭灶的习俗是缘何而来呢?坊间说,灶君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平日里蹲灶头、观膳食、察民风,实属清廉。小年夜,灶君爷上天去向玉皇大帝奏明人间情况,临行前,老百姓纷纷“献灶”,望灶君多说好话。

  彼时农村的厨房里用的都是砖砌的土灶,土灶壁龛里贴有灶君神像。在我的记忆里,在所有的菩萨祭祀仪式中,“献灶”最为简朴。老百姓过的是日子,不以日期来纠缠。嘉善多半在年廿四那日磨米粉做方糕、糯米团子、糯米汤圆,热热络络过小年。这天还没杀猪割肉,献灶就用一碗糯米团子、几样素食作供品,放在灶角上,燃烛焚香,家人“唱喏”(合掌鞠躬作揖),敬献灶君,恭送菩萨上天言好事。

  过去小年夜还要吃“廿四夜圆团廿五夜饭”,这是啥意思,估计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晓得,但凡是经历过旧社会的人都知道,吃过“廿四夜圆团廿五夜饭”,就该歇工了,就像如今春节放假一样。休息度假,不是好事吗?其实,这句老话里饱含着长工的泪水与辛酸。

  老底子,过年规矩多,廿四夜是小年夜,家家户户打年糕、做圆团(团子)、划方糕,还要祭灶。财主家也过小年,当时的风俗,长工要在东家吃圆团、汤圆,但吃过圆团,长工还不能休息,年廿五还得上一天工。年廿五晚上,东家按规矩设宴招待,吃的是“廿五夜饭”(东家的年夜饭),这倒并非是东家好心肠,过年发“员工福利”,只因那是规矩,不给长工吃“廿四夜圆团廿五夜饭”是要被人说闲话、骂小气的。

  “廿五夜饭”其实并不好吃。名义上是东家招待的盛宴,桌上有鱼有肉,东家客客气气,其实暗藏“杀机”。走运的,吃过“廿五夜饭”能回家歇息,过完年还来上工,不走运的,吃过这顿饭就要被东家辞退。原来,按惯例东家端出的最后一道菜是原鸡,倘若鸡头焖在汤里,大家都会松口气。倘若鸡头搁在碗沿上,那鸡头对着谁,就是告诉他明年别再来上工了。辞工不用东家开口,大家一看就明白,轮到被辞退的自然闷闷不乐,得不到劳动合同的保障,吃了饭只能乖乖地卷铺盖走人,眼泪只朝肚里咽,装得毫不介意,但心里苦着哩,明年工作没着落,养家糊口都成问题。

  我爹年轻时当过长工。他说,在别人家的镬子里吃饭,受尽白眼。回到家里,面对冰冷的灶头,只想掉眼泪。一旦被“炒鱿鱼”,心里更加凄苦。有些长工遭到辞退,回到家里,幼小的儿女哪知道生活的甜酸苦辣,还扯住包袱要吃“点撒(零食)”,怨得连跳河的念头都有了。穷人只盼年成好,有得工来做,能将就过日子。

  现在则是遇上“招工难”,每到年关,老板都要想方设法留人,各种返工福利数不胜数,带着老乡来打工的还有奖金,打工人再也不怕吃“廿四夜圆团廿五夜饭”了。

  到了大年三十这天,颇有节奏的砧板声就像过年的脚步声,越走越近,越走越欢。夕阳欢欢喜喜下山了,夜幕高高兴兴合上了,“小把戏”左盼右盼等着吃年夜饭,母亲倒是张罗起祭祖来了。

  老底子一年之中有四次祭祖是雷打不动的——清明、七月半、冬至、除夕。除夕,老百姓欢欢喜喜过年,什么都可以忘记,唯独不能忘了祖先。追根思源,缅怀家族先人,郑重其事地祭拜祖宗,传承忠孝之美德,折射出淳朴的民德民风,因此大年夜的祭祖显得格外隆重。

  天井里,鹅黄的腊梅飘来阵阵幽香,平时挂满蛛丝烟尘的客堂间掸得清清爽爽。厨房里,母亲忙碌了一整天,准备了丰盛的菜肴。许多家庭多半在除夕下午就开始祭祖了,可我家迟迟不见动静。天色渐渐昏暗,母亲这才开始祭祖,我不由担心,这么晚了,不要耽搁吃年夜饭了吗?

  母亲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说:“自古五伦孝为先,人生莫忘报亲恩。祭祖是不可缺少的行孝礼仪。”又解释道,“祖宗都成鬼了,大白天出不来,非得天晚了才能出来。”母亲对祭祖的每个细节都想得周全。

  灶台上,各式菜肴热气腾腾。我平时总爱偷搛,母亲读懂了我的眼神,一个劲地叮嘱我,那菜肴得先敬祖宗,不能偷搛,菜肴上有了生人味,祖宗就不敢吃了。

  爹让我相帮抬着桌子转了90度,放在客堂间的正中央。原来祭祖的桌子摆放也有讲究,桌面的板缝得跟庙堂里的供桌一样,摆成东西向(平时八仙桌的板缝都是南北向),供桌调转身,神鬼才能上桌。

  方方正正的八仙桌上,满满当当放着茨菰烧肉、肉嵌油泡、鲜肉蛋饺、红烧鲫鱼等平时鲜见的菜肴。母亲有条不紊地把酒盅、筷子放得整齐有序,接着一手提壶,一手护盖,斟酒犹如鸡啄米,一缕清泉洒出来,样子就像龙喷水。母亲一边斟酒,一边望着客堂间神龛上的牌位,虔诚地说:“列祖列宗别客气,大家都来吃团圆饭!”一盘盘鲜美的菜肴洋溢着诱人的香气,一杯杯浓烈的白酒飘散出醉人的醇香。我抬头一看,神龛里横七竖八摆着一大堆牌位,有点儿阴森吓人。祭祖,敬的就是这些牌位上写着名字的列祖列宗。

  母亲自言自语说:“我们这一代,人是祖宗传下的,地是祖宗留下的,没有祖宗,何来今天?”口气十分笃定,母亲还念叨:“请祖宗们多吃一点。”说得活灵活现,仿佛八仙桌前坐满了先人。我闻得鼻子痒腻腻,看得眼睛定洋洋。母亲唯恐我不懂事,连忙叮咛:“不要靠近供桌,更不能爬上桌去!”

  大红烛火光熠熠,一炷香青烟氤氲,爹也是满脸严肃虔诚。他点燃锡箔、元宝,青烟袅袅娜娜升起,灰屑如蝶翼飘飞,烟火缭绕中,全家人磕头“唱喏”。父母双膝跪下,双手合掌,举至齐眉,下拜,双掌着地,额头叩地。小孩子跟在屁股后头,依样画葫芦,做做样子而已。

  烛芯时不时爆裂,噼啪声里,烛焰跳跃,光影闪烁。我有点担心,过年菜别被祖宗们吃光了,可左看右看,满桌菜肴纹丝未动,心想,这些祖宗如何这等客气?我问爹,菜怎么没见少呀?爹说,鬼的下巴是漏的,吃到嘴里的食物会漏出来,所以碗里的菜不见少。为什么呀?因为那时的鬼多半是饿死鬼,逢后人祭祖,就大快朵颐。阎罗王看见小鬼们把老百姓的过年菜吃得所剩无几,怜惜百姓,居然想出了一个损招:在鬼的下巴凿了个洞。

  敬过祖宗,母亲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满脸称心如意,然后逐一将菜肴端回厨房加热。这时,天色已黑,村道上少了人迹,家家户户灯火通明、觥筹交错,大家都在吃年夜饭啦!(三篰草)


来源 嘉善传媒报刊部     作者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3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