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忆海宏
2021年03月29日 10:35:26  嘉善新闻网


  时近清明,纤雨潇潇。打开窗户,蓦然间发现伸向窗前的树干,已舒枝展叶,斜风细雨中的柳絮、杏花,被春雨浸润得春意缠绵。雨声里,但见风过叶摇,滴下串串雨珠,碎了又圆,圆了又碎……

  想起朋友海宏,每每在一夜雨后的清晨,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愁绪。

  与海宏相识还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那时候我们都是懵懂的少年,交往的方式也是非常的单纯,没有任何功利性。那是一个很纯粹的时代,大家条件都不好,走到一起来,无非就是围着一张小桌子,茶水也没有,天南地北、漫无边际地瞎聊,但是很开心。有时候,一时兴起,几个朋友讲好,选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会到外面疯玩一圈,交通工具也很简单,就是各自骑一辆自行车。由于当时我家住西塘,海宏和他的朋友就会从魏塘骑车骑到西塘,路程20余里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那种骑车访友的乐趣却是无以言表,故而常常乐此不疲。到了西塘,玩了一阵,天色就渐渐黑了,于是他们就在我家住下来。我家是一幢百年老房子,海宏他们就和我挤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你一言,我一句,聊天一直聊到后半夜,仍意犹未尽。

  海宏与我同岁,同属马。海宏是一个乐观豁达的人,待人友善,处事不卑不亢,所以在朋友圈里人缘很好。要是朋友中谁和谁闹了矛盾,海宏的三言两语就能轻易化解。海宏还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每次我到魏塘玩得比较晚的时候,总会挽留我到他家过夜。那时候,海宏家的条件算是比较好的,在东门大街王家弄北面有一套教师宿舍房,所以在海宏看来,就是应该由他来照应我的,尽管住到他家也是两个人“轧铺”,但是感觉已经很舒服的了。海宏的乐于助人也体现在一些很细小的事情上。有一次,我说想买一辆永久牌的自行车,海宏听了记在心里,没隔多久,在中百公司就职的他当真为我弄来了一辆永久牌的自行车。我欣喜若狂,要知道当时像永久牌一类的名牌自行车可是要托关系、凭票子才能买到的哟。

  海宏和我都喜欢唱歌,那会儿齐秦的歌刚流行,我们就想办法录来了很多齐秦的磁带,没日没夜地听,听得如醉如痴。初夏的一天傍晚,我们同一些朋友,拎上双卡录音机,跑到城北靠近铁路边的一片香樟树林里,在那个被称为“野猪林”的地方,我们烧起了野米饭。大家七手八脚,生起篝火,围成一圈,边烧边吃,边做游戏边唱歌,非常尽兴。耳畔夜风徐徐,浓密的树叶“沙沙”作响,不时又有火车驰过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那一晚的经历一直铭刻在我的记忆里,久久难以忘怀。

  除了齐秦的歌,那会儿我们还很爱听杨庆煌的歌,其中有一首歌叫《会有那么一天》,很能打动我们。是的呀,真的希望会有那么一天,我们能拥有更多更好的明天,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好,我们的愿望都会实现!

  可是,天违人愿,这一切已不会有那么一天了。2013年4月,一位朋友来电说海宏得了胆囊癌,而且已到了晚期,被医生判了“有期徒刑”,手术不能做,目前采用的都是一些很保守的疗法。我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海宏会得绝症。我选了一个晴日的上午,天气好或许心情也会跟着好些,我怀着这样的想法到海宏家。海宏跟没事似的,对自己的病轻描淡写,不屑一提,我们还是像从前一样,无边无际地聊了起来,有说有笑,我忽然觉得也许真的是医生判断错了,海宏原本就没有病。

  同年12月底,朋友再次来电,说海宏很不好已经住进了医院。元旦前的一天,我买了一束鲜花到医院,刚推开门,海宏一眼就见我,并喊了我。海宏明显瘦了,头发有些蓬乱,海宏说是肠梗阻引起的不能进食,应该也是小病一桩,不久就会出院的,等出院了大家一定要再聚一次,海宏依然觉得自己的病是“小菜一碟”。其实据医生那边了解到,海宏的病是因为癌症扩散引起的,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疼痛会日益加剧。我坐在病床前,海宏拉着我的手说:“你来了,我的精神正好着呢!”整整一个上午,我们回忆着很多年前的往事。是啊,已经快30年了,人生中能有几个30年呢?我们感慨着时光的流逝,也叙述着各自的工作和生活,特别是家庭和孩子,海宏的脸上洋溢着和从前一样的笑容,眼里揣着无限的憧憬,看不出任何对病痛的掩饰。

  那年春节,因为海宏的病我心有牵挂,我害怕会突然接到我所不想听到的电话。年初五一早,我再次来到医院,但是海宏已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虚弱的身子斜躺在病床上,昏昏沉沉的已不能说话,好像也不认得人了。我凑近海宏跟前,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已有些冰凉,我叫着:“海宏,海宏!我晓得你不能说话,如果你还认得我的话,你就眨眨眼……海宏,海宏……”海宏瘦削、苍白而呆滞的脸孔突然舒展了一下,不想海宏竟然连连眨了两下眼睛。我明白了,在海宏的潜意识里,一直都在牵挂着他要好的朋友!

  时隔一天,海宏还是走了。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生与死的别离。这是一个寒风瑟瑟的日子,夹杂着冬雨,风卷着一地的落叶,飘飞到最高处,又随风随雨四处飘散开来,犹如友人飘零的一生。海宏的一生过得很平凡,也有些短暂,没有赚更多的金钱,也没有很风光的事业,但是他对待朋友是最真的。我知道,即使他得了绝症,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与前来探望他的家人、朋友,还是谈笑风生,快乐如常,不想把自己的不幸和病痛过多地表露出来,他仍然要把他最美好、最从容的一面留给他的亲人、他的朋友和这个恒久的世界……我想,海宏做得真是太不容易了!(蒋国强)


来源 嘉善传媒中心报刊部     作者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传媒中心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3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 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0573-8448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