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善文化

竹风不对俗 梅骨画亦奇
2020年11月16日 11:08:32  嘉善新闻网

  元高士吴镇,字仲圭,号梅花道人。以画名,尤邃于易。其墓在今花园衖之河西,尝自署墓碑云“梅花和尚之塔”。人询其故,曰:“久当有验。”元末寇乱,古墓多被发,镇独得免。明万历间,袁士鳌请于官,建庵守之。董文敏题额,曰“梅花庵”。陈眉公作记,勒石。记中征引僧琏椎冢事。按:琏系元初人。在仲圭前,此傅会之悮也。

  不奈碑残橡亦摧,

  墓门冷对佛龛开。

  殷勤为探梅消息,

  一度春风几度来。

  注:墓旁旧有古橡树,仲圭手植者。

  梅花道人墓,位于今天的花园路,坐北朝南,用条石砌成,条石棱角上刻有如意纹,石墓以上再叠三层条石,顶上堆土植草。这里正是“元四家”之一吴镇之墓。“香径为君留素影,月边容汝傲黄昏。人归旧里家何在,墓托空门道亦尊。”是明代诗人冯梦祯对梅花道人墓的写照。

  墓前有明万历知县谢应祥篆书“此画隐吴仲圭高士之墓”碑,现仅存下半截,置于梅花庵内,谢应祥于万历三十五年(1607)重修梅花道人墓并立此碑。墓前东南处有梅花泉,前方甬道尽头是梅花亭,亭内立有明泰昌元年(1620)陈继儒撰写的《修梅花道人墓记》碑。亭西侧是洗砚池,于1986年修复。东侧回廊上置有“八竹碑”,西侧碑廊有吴镇草书“心经”碑三方,清代名臣刘墉、乾隆皇帝十一子永瑆、本邑名士钱樾题跋刻石,乾隆四十五年(1780)刘臻书《重修梅花庵记》碑,及曹庭栋书《重修梅花庵募引》碑。可说是历代名家墨宝荟萃。

  梅花庵在梅花道人墓的东侧,明万历间为守墓而建。

  明泰昌元年邑令吴旭和邑绅钱士升筹集钱款修理墓道、添建祠堂、梅花亭、僧舍。后邑人曾几次筹资重修。这座墓历经明朝、清朝、民国,经过几十次的修整,完整保存至今。新中国成立后,吴镇墓与梅花庵,也曾多次做过修缮。

  吴镇生前酷爱梅花,自号梅花和尚,墓地位置是他亲自选定,死前自垒坟墓,自题“梅花和尚之塔”碑。当时有人问他缘故,他说,今后自然会应验,十分高深莫测。元末烽烟四起,魏塘许多墓地都被流寇挖掘,吴镇墓却得以幸存。这给吴镇本人增添了些许神秘色彩。

  其实吴镇除了善画之外,也精通易学,少年时曾跟随柳天骥研习“天人性命之学”。生活贫困时,他不愿轻易卖画,摆摊卖卜为生。久而久之,后人传讹附会,将吴镇描绘成会算命、晓天机,洞悉生死的预言家,这才有了吴镇为自己预算墓地躲避刀兵之祸的传言,或许真相只是吴镇想与自己心爱的梅花“生同衾死同穴”罢了。

  同为“元四家”,吴镇可能是其中最贫穷最寂寞的一个。黄公望早年热衷功名,失意后才专注绘画;王蒙是赵孟頫的外孙,一向备受瞩目;倪瓒早年家中富有,交游广阔。唯有吴镇,自年轻时就安贫乐道,做过私塾先生,摆过算命摊子。人生际遇的不同,使吴镇的绘画风格不流时俗,更突显文人的高逸品格。比起黄公望的雄浑苍茫,王蒙的郁然深秀,倪瓒的萧疏空寂,吴镇多了一份生机,一份恬静,一份旷达。

  吴镇一生乐天知命,他的豁达并非来自对未来的把握,而是源于对灵魂的坚守。

  陈继儒是吴镇的崇拜者,他在《梅花庵记》中说:“当元末腥秽,中华贤者几远志,非独远避兵革,且欲引而逃于弓旌征避之外。倪元镇隐梁溪,杨廉夫隐干将,陶南村隐泗泾,张伯雨隐句曲,黄子久隐琴川,金粟道人顾伸隐于醉李,先生隐于乡。生则渔钓咏歌书画以为乐,垂殁则自为墓,以附于古之达生知命者,如仲圭先生盖其一也。”

  对吴镇而言,江湖险恶,不如归家,人世险恶,不若江湖。吴镇在江湖风浪中画他的思想。他的《渔父词》有云:“风揽长江浪搅风,鱼龙混杂一川中。藏深浦,系长松,直待云收月在空。”吴镇所处的时代,是一个真实的“江湖”,上有政策的压迫,下有生活的不易,使文人的生活变得十分逼仄。而吴镇选择在江湖的风浪中获得内心的平和,又以心中的平和荡去外在的波涛。


来源 嘉善传媒中心     作者 全媒体记者 张霞蓉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