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天下  |   人文  |   民生  |   专题  |   活动  |   访谈  |   爱心志愿者团队  |   嘉善广电  |   嘉善数字报

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善文化

词乡嘉善
2021年02月18日 12:31:30  嘉善新闻网

  词是能歌的诗,作为一种独特的音乐文学,它起始于五代,发展于唐,宋时达到巅峰,成为文学一大门类。宋代名词家辈出,留下许多卓越的作品。宋词,成为这一时期的标志性文学。元明时期,词的创作有所没落,直到明后期江南词派又起,有云间(松江)、柳洲(嘉善)词派等,词人很多,作品影响很大。

  嘉善的柳洲词派相对云间词派来说要小得多,而且风格也不相似。柳洲词派较为集中的家族形态群体和时间跨度,在词史及中国文学史上也很罕见。

  纵观嘉善人文历史,在文学创作方面,诗词成就很高,《四库全书》中多有入选。先人们留下了许多专集和大量作品。从中可知嘉善人有较高的韵律天赋。柳洲词派没落后,清末时民间竹枝词又兴起,此外,还有著名的嘉善田歌,其中也有大量生动丰富的唱词。

  嘉善,是一个词乡。

  高歌沉醉的柳洲词

  柳洲,是魏塘北门外的一处胜景,有柳洲亭和文昌阁等风雅建筑,著名的柳洲八子会文处就在这里。明末清初时,这里是魏塘词人相对集中的地方,后有《柳洲词选》收集了当年这些词家的作品。

  已经被冷落了300年的词,在明末有所复燃,但这种复燃只是文学意义上的,因为在宋代,词还是有调能唱的,具有音乐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词的音乐性慢慢丧失,因其传播渠道和环境所限,难为劳苦大众所接受。而词的文学性却在诗的扩散圈子里受到青睐,得到发展。

  在元明以后,雅文化圈中把音乐与戏曲、曲艺看成同类,把词牌的曲式和唱法渐渐隐去,只剩下文字。后来的人们也只能如同诗一样去理解和诠释它的文化价值和意义,这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

  魏塘柳洲词人所留下的词作,也是失去了音乐性的,只是一种变相的诗歌创作,但它保留了韵律,对词律、词句、词韵都有严格要求,不通韵律的人是写不了词的。所以,词是当时风雅文人的标志,是众向所求。

  明代末年,嘉善文人簇聚,用词来唱和与交谊是一种时尚,由于积累了一定数量的词人和大量的词作,构成了柳洲词派这样的风潮群体。《柳洲词选》收录的词人有158人,其中先收录41人,后又补录117人,如加上周边地区的词人则超过200人。邹袛漠的《远志斋词丛》中说:“词至柳洲诸子,几二百余家,可谓极盛。”

  《柳洲词选》中收录的绝大部分作者是嘉善人,这么一个庞大的词人群体,再加上他们写下的浩瀚词作,确实非常壮观,其规模和影响都令人惊叹,这就是词研究权威严迪昌所评说的“魏塘是个文学重镇”。

  柳洲词人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这些词人中有许多是出自一个家庭或一个家族的,像其中的代表人物柳洲八子中就有魏氏一门三人。在嘉善众多的词家中,其领军人物有曹、支、钱、陈、柯等姓,都为词作传代的大姓,许多都有词集问世。这种以家族为主的集结式文学群体,又在如此小县里出现,可见当时嘉善的文风之盛、词风之盛。

  柳洲词派的风格婉约清丽,深层次的情感描写、意境及心境的含蓄表达,让其作品拥有相当高的文学价值。

  如夏完淳等人的作品,在社会巨变、朝代更迭的背景下,反映了一定的社会现状与文人精神。

  夏完淳的《一剪梅·咏柳》中有“无限伤心夕照中,故国凄凉,剩粉余红”的句子,国破惜山河的心境表露无遗。词人中因抗清而被杀的,夏完淳就是最著名的一个。

  从柳洲词的内容看,写隐逸、田园的也很多,如曹尔堪的《女冠子·秋日述怀》:“淡烟浓水,正值江南秋美,力田嘉。小巷晴收秫,山厨晚煮瓜。鹅黄家酝酒,猩赤手栽花。一雨重阳近,觉寒些。”词中一派田园秋景。曹尔堪是嘉善词人中的领军人物,官至翰林院侍讲,曾注唐诗,后涉案归里,又游历各地,词作颇丰,著有《南溪词》等词文。在他的影响下,曹氏一门五代十多人都有词作存世。

  据记载,柳洲词派的活动一直延续到清中期。

  寄怀风物的竹枝词

  竹枝词,最早是一种民歌词,唐代大诗人刘禹锡把民歌变成了文人的诗体。竹枝词包括文人收集整理保存下来的民间歌谣,吸收民间歌谣精华创作的带有民歌色彩的诗歌,以及用竹枝词格律所作的七言绝句,本文所介绍的嘉善竹枝词就属此类。

  古代词调有一千余种,只有少数几种还留有唱谱,绝大部分虽有调名,但不能以乐律唱出,如“西江月”“水调歌头”等,只是一种变体诗。竹枝词也是一样,原始的唱法早已失传,甚至形态都变成了诗体,然而还是被称作词。

  嘉善竹枝词与柳洲词派的词完全不同,它们的作者是熟谙地方风土人情的本地文人,所写的内容也是反映当地社会生活和风俗历史的,很亲切,很接地气。嘉善竹枝词原有数千首,有部分因作者被遗忘,作品也就失传了,至今留存的还有十多位作者的千余首词。我们今天还能看到的有《魏塘竹枝词》《城南樵唱》《平川棹歌》《斜塘竹枝词》《塘东樵唱》《柳溪竹枝词》《汾湖棹歌》《枫泾竹枝词》等几种。

  这些竹枝词的作者大多生活于清代后期,其中也有名词人的后裔。《魏塘竹枝词》的其中一位作者曹竹君是曹应谷之侄,而曹应谷是曹庭枢之孙、曹庭栋的侄孙。可见清末的嘉善竹枝词作者与柳洲词人有血脉渊源。另一位作者孙燕昌,是柳洲词人孙绳祖五兄弟的后裔。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首先,由于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故土,对这方水土这方人非常熟悉且有感情;其次,他们受家庭文风影响,用手中的笔延续文脉。

  写竹枝词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词作内容为某地方的人文历史、风土人情,数量在100首以上。这就要求作者不仅要对这个地方非常熟悉,还要有个人的情感与体悟。如曹竹君的《魏塘竹枝词》中,第一首就把魏塘的风貌生动地刻画了出来:“百里郊原似掌平,竹枝唱出尽吴声。六乡游遍停舟晚,篝火渔灯相映明。”一个生活气息浓郁的水乡平原形象跃然纸上。

  竹枝词所固有的民间特色,需要作者用平民的眼光和简单的词汇描绘人和事物,让普通百姓都能看得懂。同时,在这些地方竹枝词中,有大量充满生活气息的内容,让现在的我们能对昔日故土的风俗和社会情况有所了解。如《城南樵唱》写道:“蚕纸糊成短竹屏,村童每怕读农经。牵牛花放元多翠,偷插瓶山缺口瓶。”当时魏塘瓶山挖出的瓦瓶大多有缺口,这一细节令人备感亲切。

  许多词作还给我们留下了当年社会生活的生动描述,为历史遗痕留下佐证:“唤郎抱布东门卖,短陌庄钱未换回。但说建筒真跌价,断传电报自南台。”当时还没有电报,这里的电报是快报之意,南台指福建。东门有水上布市,魏塘纱之佐证也。虽清代已没落,但亦可见一斑。

  关于唐相陆贽是否吾乡人,多有争议,孙燕昌的《魏塘竹枝词》中有记:“云林吊古泾轻桡,内相高风阅六朝。何日忠州归玉骨,丰篙春涨陆坟桥。”

  在众多的斜塘、平川、柳溪、枫泾等竹枝词中,存有大量的名胜景观,为我们今天的全域旅游开发提供原始资料,其中有大量的信息,可供我们去挖掘深探。从现存的竹枝词中,有大量描写西塘胜景和风物的,为我们研究西塘古镇的历史提供了最生动不过的信息资源。

  当然,竹枝词也无曲调不能唱,但它可以吟诵。笔者曾听过苏州诗词吟诵表演,其中也有竹枝词,四句词的声调刚好是“抑、扬、顿、挫”,古朴有味。

  自然无拘的田歌词

  有人说,嘉善田歌是吴歌,这是一个谬误。嘉善田歌具有歌唱性,与任何词派或竹枝词的单一文学性不同,它是词与调并茂的民歌。而吴歌与古调词一样,它以汉乐府吴歌为主体,只有词没有调,不能唱。

  “词”的意义曾在历史长河里发生过巨大变化。封建社会重文轻乐,使大量音乐唱法失传。因文学与仕途有关,音乐却只属于民间歌手或戏伶,为士族所不屑,正史上懒于记载,因此渐渐淡去。这就是音乐文化遗产大大少于文学文化遗产的原因之一。

  嘉善田歌却不然,它有固定的曲调,如“滴落声”“落秧歌”等,以不同的词填入这些调,非常灵活地随口唱出。嘉善田歌词很多,其中叙事词占多数。有大叙事:通过一首歌讲述一个完整的、有人物和情节的故事,如《十二月花名·五姑娘》;也有小叙事:只描写一段场景,如《四句头山歌·搭识私情》:“搭识私情隔条浜,兜转浜来二三更。跑到小妹场浪格只白胡子黑狗汪汪叫,跑到小妹房中格只金鸡横横啼。”这词是能唱的,它的调是“滴落声”,记词人根据歌手的演唱记录。

  又如《十杯酒》中的第一段:“手拿金壶第一杯,劝郎君哥哥吃酒要坐拢来,夏至难逢端阳日,后生家吃酒难逢姐来陪。”一杯酒为一段,十杯酒就是十段,有完整的情节,既叙事又抒情。

  从1957年省音乐家在嘉善采风活动时所留下的田歌词看,85%以上都是叙事词。

  当年的歌者在演唱田歌时,创作了大量的唱词,导致叙事歌都很长,为了抓住听众的注意力,也为了演唱的“一杆到底”,许多唱词就以念白形式来演绎,因为唱要花很多时间,念就快了。于是产生了嘉善田歌中特有的形式调“急急歌”。

  如《四个姑娘去踏车》中:“四个姑娘去踏车,四顶凉帽手里拿,四顶凉帽都是牡丹花,四件布衫都是黑洋纱。”这里用“滴落声”起调唱,接着就是念唱的“急急歌”,它没有旋律,只是念:“四顶凉帽都是牡丹花,四条裤子都是竹叶花,脚踏水车手挑花,眼睛看浪别场花。”就这样,嘉善田歌词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这在全国各地的民歌中是少有的。

  在全国第三届青年歌手大奖赛上,浙江武警部队歌手胡小娥一曲念唱并茂的嘉善田歌《送粮》,让全场观众为之倾倒,获得特等奖。《送粮》是一首新田歌,曲调在“滴落声”的基础上,从“三连音”发展为3/8拍节奏,迎合了上世纪60年代的审美,至今听来都能感受到水乡之美。

  嘉善田歌,这一农村田野上飘落的民歌,反而在词与曲的结合上,破解了古人有词无曲的尴尬局面。

  嘉善田歌的歌词内容非常丰富,涉及农村面貌、农民精神思想、封建桎梏下的农村爱情等方方面面。它是农村社会真实的写照,用歌唱的形式演绎,更是生动感人。柳洲词派和竹枝词未能企及的领域,嘉善田歌却展示了、演绎了,这就是嘉善人的艺术魅力。嘉善田歌在中国的民歌中独树一帜,形成了中国最有个性的传统民歌。


来源 嘉善县传媒中心     作者 通讯员 韩金梅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3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