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嘉善新闻网 >  人文 > 柳州采风

友珍晒宝
2021年08月12日 09:26:25  嘉善新闻网


  我和摄友陈霞红计划了1个多月的事终于付诸实施了——去姚庄丁栅赵田自然村帮田歌手顾友珍“晒宝”。这个“晒宝”不是把宝贝显摆给别人看,而是真正地在大太阳底下晒宝贝。

  清初嘉兴著名学者、大词人朱彝尊因“袒腹晒书”的典故在王店竹垞建曝书亭;现今,嘉善唯一的国家级非遗项目田歌代表性传承人顾友珍在家门前晒谷场上摊晒她积攒一生的宝贝,这一古一今两桩事还真值得对照玩味一番。

  顾友珍为何要晒宝?还得从去年10月县博物馆举办的一项摄影赛事说起。那日在老年大学摄影班的课堂上,周向阳老师鼓励大家积极参与赛事,我和陈霞红都想到了她的舅妈顾友珍。我和顾友珍相识于40年前,20多年前因为做节目又成了朋友。红霞自不必说,自出生起,她俩就敲定了甥舅关系。

  顾友珍今年85岁,居住于丁栅赵田自然村的女儿家。去年10月6日,我俩第一次驱车奔赴赵田。

  尽管事先打过招呼,但顾友珍看见我还是惊愣了数秒,然后丢下正剥着的馄饨菱,笑着喊道:“哎唷,小刘喂,李嘉(我同事)哪嘎伐来呀?”接下来自然是亲切的大拥抱,她拉着我的手嘘寒问暖,直接把霞红这个外甥女当成了空气。“空气”外甥女这时也没闲着,“咔嚓、咔嚓”,摁快门记录下我俩的“相见欢”。

  我和霞红那日的行程有两个目的:一是要把顾友珍攒了一生的宝贝看个遍,拍照留作资料,我管这事儿叫“探宝”;二是要把顾友珍载到城里去参观新落成的嘉善县博物馆,让她看看“田歌馆”里的自己。

  一番问候后,我们言归正传,请求看看她顾友珍的宝贝,她自然是满口答应。进了内屋,只一会儿,便十分吃力地扯着一个沉重的蛇皮袋从里间出来。跨门槛时,她卖力地用双手抓住袋子想往上提,可就是提不起来,我见状立即上去帮忙,没想到,就算我双手并用也没能把袋子提起来,还好有人帮忙,总算把沉重的蛇皮袋提到了客堂间。

  没想到,这次无意中的“探宝”,竟让我们发现顾友珍的宝贝出了大问题,这才引发了一个多月后我和霞红的二赴赵田。

  我挨着顾友珍坐下,看她解开扎袋的绳子。还没看物件,一股浓烈的霉味儿扑鼻而来,我忍不住叫起来:“啊,霉味儿这么浓,都发霉了?”待顾友珍一样样往外掏宝贝时,霉味儿也越来越浓,掏出的纸质品潮湿得就差滴水了,上面满是霉点,那大信封里厚厚的一沓照片,全都黏糊糊的,细看之下,竟然还有我和李嘉大概20年前和她的合影。

  顾友珍全然不顾浓烈的霉味儿,一件件掏着宝贝喃喃道:“这是照片,这是写我小时候事情的书,当时写书的女作者在附近住了几天,天天来问我以前的事情……”

  这蛇皮袋里装的是顾友珍积攒了一辈子的宝贝,有书信、照片、证书、证件、绶带、奖状、奖杯、曲谱,甚至还有演出画报,其中最珍贵的要数她被命名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的证书、奖杯等物件,这些宝贝全部装在一个人造革的小箱子里。可惜的是,因严重受潮,这小箱子都变形了,扒拉了半天才打开,细看箱子上的霉斑都连成片了,最大的霉斑比铜钱还大。

  顾友珍原先住在赵田自然村的老屋里,离现在居住的女儿家不远,因前年生了场大病,镇村领导不放心她一个人住,劝她住到同村的女儿家。人搬过去了,这些宝贝也装进蛇皮袋随她一起去了女儿家,但老屋的橱柜没搬过去。这么一大袋宝贝,不是随便哪个橱柜就能塞得进去的,只能搁在楼梯下。蛇皮袋容易受潮,日子一长,里边的东西全部受潮发霉,好些照片粘在一起分都分不开,有几张都已经霉花了。

  就在顾友珍和我一起整理宝贝、说着故事的时候,霞红将这次“探宝”过程一一拍摄记录。因为当天还要带顾友珍进城去参观博物馆,也就没顾得上帮她处理宝贝发霉的事情,但霞红说,下次一定给舅妈买几个大号的塑料收纳箱和相册,帮她把宝贝都收好。因为这个承诺,我们才有了二赴赵田的行动。

  那日一早,霞红驾车来接我,与第一次去“探宝”不同,这次我俩带上了好些日用品,把霞红的小汽车塞得满满当当。上次见顾友珍被子薄,我们还带上了厚被子、床单、被套等生活用品。更重要的是,霞红已为她的舅妈买好了装宝贝的大号塑料收纳箱和相册。驱车不到一小时,我们就到了顾友珍的家。

  这天太阳特别好,我心想这是连老天都要帮着顾友珍来晒宝。说干就干,我们“吭哧吭哧”地把宝贝抬到晒场,一样样摊开来。一开始怕阳光直射会晒坏了这些宝贝,便将宝贝放在背阴的地方晾了好一阵子,但摸摸还是湿哒哒的,没办法,只得拿到阳光下直接晒了。

  顾友珍搬了张小凳子,坐在宝贝中间“看守”,就怕被风吹走一页纸、一张照片。当晒到她最重要的箱子时,顾友珍笑着对我俩说:“她们(乡镇文化线干部)说,就这个是值些钱的。”说着,她慎重地把绶带、证书、奖杯、挂牌一一摊开。

  大太阳晒了将近两个小时,宝贝们终于干透了,我找到一把刷子,在宝贝入箱前,把晒干的霉斑仔细地刷掉,再搬来大号的收纳箱,将宝贝分类放好。当顾友珍看见塑料箱底下还有轮子,不用费力搬的时候,好奇又开心地说:“能嘎好呀!”

  晒干的宝贝一一“入库”后,就得处理照片了,大本的相册拿出来,老人家从黑白照片开始一张张整理入册,边整理边给我们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待厚厚一沓照片全部插入相册,故事也进入了尾声。

  感慨着顾友珍70多年的田歌情缘,我和霞红一起动手帮她把床铺铺好,看着自己的床焕然一新,厚被子蓬得高高的,顾友珍坐在床上一个劲儿地笑。


来源 嘉善传媒中心     作者 通讯员 刘晓航 陈霞红     编辑 章永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

最嘉善微信、in嘉善APP,扫一扫!期待您的关注!
     [ 关闭窗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传媒中心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 浙新办[2010]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3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 视听许可证号:1105110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30198 | 广告经营许可号:330000800006 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0573-84458679 未成年人专用投诉举报渠道:0573-87006161